【北京论坛(2013)主旨报告】埃斯科 · 阿霍:创新在构建未来繁荣与福祉上的强大作用
2014-10-13 | 

北京论坛(2013)主旨报告

创新在构建未来繁荣与福祉上的强大作用

埃斯科 · 阿霍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研究员

芬兰前总理

    我很荣幸可以在第十届北京论坛上发言。北京论坛对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政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不仅是专家学者们进行交流的知名平台,其对体制、创新和行业发展做出的贡献更是广受认可。今天我想谈一谈创新对于创造未来繁荣和福祉起到的作用。首先是繁荣与和谐之间的关联。毋庸置疑,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投资是减少各社会内部,或社会之间,乃至全世界风险和冲突的最佳途径。经济发展是促进社会和谐的最佳方案。反之,如果能够实现和平和谐发展,创造最佳的机会,也同样可以推动经济增长。

    当今世界,包括中国在内,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其所涉领域很广,给全球带来了空前的压力,比如气候变化、人口过剩、水资源稀缺、能源效率、安全领域、教育匮乏和健康医疗等等。虽然这些问题的解决途径众多,但我认为还是应该注重共享价值。多年前,哈佛商学院的迈克尔·波特教授率先引入共享价值的概念。理念非常简单,即,只有在健康的社会环境下才能孕育出繁荣的商业,而企业也有责任推动可持续社会和经济的发展。

    反之亦然。即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想要解决这些问题,找到解决方法,也必须依赖私营行业和商业界的顶尖人才、技术和资源。这就是共享价值的基础,思维价值。我一直与诺基亚合作,目睹了手机技术日新月异的变化。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教人们如何将可持续性、商业繁荣和社会发展结合起来。这几个方面的数据增长非常惊人。1972年,四人俱乐部在召开会议时预料,中国和印度永远不可能加入现代通信网络。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缺铜。但事实上,移动通信技术解决了这个难题,这两个国家的手机用户急剧增长。

    1987年,中国手机用户仅有700户,而20年后达到了7亿。全球手机用户也从1990年的1000万,增加至2000年的7亿,去年更是达到70亿左右。实在太令人惊叹了!甚至可以说,这是现代历史上最了不起的社会变化。与此同时,这也体现了良好的可持续性。20年前,一部手机的重量接近1千克,而现在的手机使用的都是可回收材料,因此紧凑小巧得多。此外,这也是很好的商业运作,可适用于能够引领这项发展的诸多企业。

    但我的问题是,我们要靠什么来带动未来的繁荣和福祉呢?回顾历史,我们不难找到答案。想想蒸汽机、铁路、电力、个人电脑,想想我们今天提到的所有移动科技和移动设备,也不难找到答案。然而,我们现在必须要做的,就是探寻未来,了解接下来将要发生的大事件。我个人认为,未来的大事件就是实体与数码世界的融合。我们似乎总觉得两者已经融合了,因为已经发明了许多了不起的产品。然而实际并非如此。最近一项调查显示,人们在使用智能手机应用时,约43%的时间用于游戏,26%用于社交,10%用于听音乐和其他类型的消遣。娱乐固然重要,但娱乐改变不了世界。只有当我们开始使用这些设备从事重要的社会和经济事务时,较之现在采用更有效的方式推动经济繁荣时,才可能改变世界。所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未来不可意料。

    那么,接下来将发生什么?我觉得很多领域都会涉及其中,但就和谐发展而言,未来有两个领域很重要。第一是教育。我们都知道,全世界有数以亿计、甚至十亿计的年轻人迫切需要接受教育。世界各地,包括最富裕的国家,都将教育列为头等大事。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我们可以把这些先进的技术用于娱乐,却未能用于教育?我们只需要更有效地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就能轻易地推动受教育机会和教育质量向前迈进一大步。原因就在于:这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设计和架构的问题。同时政府在这方面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因为约有98%的教育资源来自国家预算。因此,没有政府支持是无法实现的。之前提到,教育需求如此重要,为什么这些技术还是只服务娱乐,而未应用于教育?原因也很简单。娱乐的发展不需要政府力量,但教育产业必须有政府参与。也正因为如此,教育领域才如此重要。

    第二是医疗。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需要改革,彻底的改革。发达国家的资源已不能继续支撑当前的体系,而发展中国家却无力打造同西方一样的医疗模式。技术是有的,或多或少而已。但说到运用数字技术来提供医疗服务,我们还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因此,对于中国、印度、拉丁美洲、非洲,甚至欧洲和美国而言,机会都是有的,只是不知道谁有这样的智慧可以从中获益。

    女士们先生们,最后我想谈谈该如何提高社会绩效,将技术资产与传统行业的迫切需求结合起来。这里要说的并不是大政府小政府的问题,政府的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必须拥有足够的智慧来理解技术发展的逻辑。我们首先需要的就是多学科人才。今天这个论坛的主办方是北京大学。我相信跨学科的融合对于北大来说同样是挑战,也是机遇。技术不能单靠工程师来开发。我们还需要社会科学、人才、技术和人文科学。因为如果不理解人类和人类行为,我们就无法将技术和现有体系融合起来。我们需要系统性的领导力,这是目前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的全新领导力。我们需要承担风险的能力,因为想要创新,就必须敢于冒险,必须敢于另辟蹊径。然而,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共部门都没有承担风险的表现和传统。政府往往趋于保守,畏首畏尾避免冒险。此外,我们的生态体系必须符合监管环境,同时整个社会环境也要支持创新。

    女士们先生们,虽然当今世界面临着诸多严峻的问题,但我仍保持乐观。我们有资源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前提是要用最为有效的方式使用这些资源。为实现此目的,我们必须开展不同学科间的良好合作。这也是我很高兴能来参加北京论坛的原因所在,因为论坛的目的就在于此。北京论坛旨在将各种科学技术和人才融入社会科学和人文领域,以期同时实现繁荣和和谐发展。这就是我对中国、中国梦及其现实意义的理解。

    最后,祝愿论坛成功召开,衷心希望这里汇集的声音能对中国以及全世界产生愈发重要的影响,因为世界需要这些全新的思维。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