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军波:“宗藩天下”还是“民族国家”
2014-11-20 | 北京大学新闻网 | 蒋睿鹏 | 点击数 

        随着经济上“中国奇迹”的诞生,国际上普遍认为中国的GDP总量很快将会超越美国重回世界第一。与此同时,中国的崛起将不可避免地对世界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那么,作为一个现有世界秩序的挑战者乃至重构者,作为与西方有着不同历史文化渊源的东方的代表,中国能为新的世界提供怎样一种秩序安排呢?

        11月7日下午北京论坛历史分论坛上,复旦大学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简军波先生对此问题作出了他的回答。他认为,二战以来以美国为中心的“民族国家秩序”目前正面临非常大的挑战,而中国历史上与周边国家建立的“天下秩序”则具有应对这种挑战的优势。我们既不能满足于当前的世界秩序,又不可能照搬历史上的“天下体系”。将来的世界秩序建构应该吸取两种秩序的经验,最终建立一种能够实现世界和平繁荣的新“中华秩序”。

        一、“民族国家体系”所受到的挑战

        “民族国家体系”是指二战以后通过民族独立运动而逐渐形成以主权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秩序。主权国家对内拥有最高权威,对外则保持独立,国家之间通过契约相互协作。简军波认为“民族国家体系”正从多个方面受到挑战。

        首先,从国家层面看“民族国家体系”面临三重挑战。第一,霸权国家的出现。从理论上说,民族国家都是平等的,“民族国家体系”是通过权力的均衡来实现内部稳定的,不会有一个非常突出的国家占有一个绝对主导的地位。第二,“民族”这个概念本身的分崩离析。现在号称“民族国家”的国家没有一个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即由单一民族构成的国家,更何况分离主义、移民、文化认同等问题仍在不断解构“民族”的整体性。第三,主权受到威胁。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以来联合国在英美等国的挟持下主张对主权国家进行“人道主义干涉”,以“人权”的名义侵犯它国的主权,民族国家赖以存在的独立性受到伤害。

        其次,从体系的角度看“民族国家体系”又面临双重挑战。第一,全球性问题的出现和蔓延。国际性的恐怖主义,跨国的犯罪,跨国的疾病、气候、环境问题等都挑战着民族国家的治理能力。第二,跨国社会和次国家社会的成长。非政府机构和组织无视本国的政治力量而与其他国家的社会发生交往,形成很大的联合力量,国家之内也有很多的社会力量在不断成长,他们都在挑战着“民族国家”这种政治体系的权威。

        总而言之,无论是国家层次还是体系层次,“民族国家体系”都存在非常大的问题。在“民族国家体系”里面,国际的和平、稳定、繁荣都面临很多阻碍。在全球化时代,它已经不是一个很好的国际体系。

        二、“天下体系”的优势和重建的困难

        “天下体系”是指历史上以中国为中心、以日韩等周边国家为外围形成的一种国际秩序。中国作为一个大的“帝国”,其它国家都是“属国”,帝国与属国之间的关系由父子之间的家庭伦理来建构。简军波认为“天下体系”与“民族国家体系”相比具有独特的优势。

        第一,“天下体系”有助于维护国际和平。中华帝国作为核心国家,不会轻易去干涉藩属国的内政,而是通过册封的方式使宗藩国家的政治体制获得一种合法性,让藩属国自己去进行内部统治。没有重大的国际冲突或者藩属国要求干涉的话,中华帝国不会主动干预。从国际关系来讲,这种不干涉保证了国与国之间的和平,使冲突限于国家的内部。

        第二,“天下体系”有助于维护地区稳定。在“天下体系”下,包括宗主国和藩属国在内的每一个国家在享有国际权利的同时都负有维护整个体系正当性和稳定性的国际义务。而在“民族国家体系”下,国家只有权利而没有义务,都是强调本国利益的最大化。

        第三,“天下体系”有一个可以期待的有效的、合法的力量存在。比如中华帝国平息了丰臣秀吉时代的日本对朝鲜的侵略。在“民族国家体系”下是没有这种机制的,联合国不具有最高的权威的功能。

        第四,“天下体系”下每一个国家都能获得益处。“天下体系”之中“天下一体”,国家之间没有他我的二分,所有的国家都受到中华帝国的关照,所有人都要受到皇帝的恩惠。

        “天下体系”虽然具有众多的优点,但它毕竟是与古代东亚、东南亚乃至中亚的国际环境相适应的,如果要把它照搬到今日国际秩序的建构中来,无疑会产生诸多的困难。首先,“天下体系”中没有主权观念,更没有所谓主权平等的概念。而在现代性的熏陶之下,主权和平等观念对国家而言是难以改变的。其次,“天下体系”要求一个核心国家的存在,但是国际社会不能接受由一个最高的国家甚至一个霸权国家来管理它国,而强调多极化发展。再次,在现代世界没有一个完整的完全共享观念、价值观和文化,文明之间存在很多的冲突。最后,在现代社会没有一种统一的观念认为世界上所有民族或者所有的人都是家庭的成员。

        三、新“中华秩序”的建构

        既然“民族国家体系”有很多的问题,而要重构“天下体系”又存在很大的困难,那么我们应该建构一种什么样的新秩序呢?当我们谈论“中华秩序”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是不是也要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其它国家为藩属的世界?

        简军波认为,在建立新秩序的过程中要吸收两种秩序的优势,把“民族国家体系”与“天下体系”结合起来,从而建构一种新的“中华秩序”。对此,他有以下四点设想:第一,由一群核心国家来代替“天下体系”中唯一的核心国家;第二,用兄弟关系代替“天下体系”中的父子关系;第三,坚持不干涉和主权平等这两个原则;第四,采用以义务为导向的条约体系来建构新的国际关系。

        四、为什么是中国?

        重建“中华秩序”的提法极容易被指责为霸权主义和中国中心论,也很容易引起国际社会特别是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疑惧。对此,简军波教授认为我们应当通过学术研究来予以澄清。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任何一个秩序都有一个核心国家,而这个核心国家往往就是最强大的国家。比如在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是美国,所以以美国为中心建立了很多的制度,各种国际组织也都是美国主导的。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不平等是任何国际秩序都没有办法避免的。

        其次,“中华秩序”是不是一定要以中国为中心呢?从逻辑上讲这是不一定的,但从历史大势来看,它必然是以中国为中心。在古人的观念里,其实“华”和“夷”是可以变化的。如果日本继承了中华的文化而中国本土包括汉族在内的族群不再接受中华文化,那么中国人就不在中华秩序之中,自然也不可能是核心,核心就会变成日本或者其它国家。但是历史是巧合的,在历史上,继承了中华文化主体的族群是汉族,入主中原以后的少数族群也接受了中华文化,所以以汉族为主体的族群和地域一直是中华文化的中心。

        总之,这个世界上的不平等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国家有大小、强弱,而且国际社会必须依靠最强大的国家提供公共产品。这个最强大的国家不一定是中国,但是如果中国能够成为最强大的国家并且能够为这个世界提供最大的公共产品,能够创造和平、化解冲突,中国就应当是世界的核心,其它国家也应该能够接受。

作者:蒋睿鹏(校报)

编辑:歆琴

专题链接:北京论坛2014

信息来源:北京大学新闻网

0
相关新闻
“双一流”建设国际研讨会暨北京论坛(2018)圆满落幕@ 北京论坛秘书处2018-06-11“双一流”建设国际研讨会暨北京论坛(2018)隆重开幕北京大学新闻网2018-06-11“双一流”建设国际研讨会暨北京论坛(2018)基本信息@ 北京论坛秘书处2018-06-11北京论坛(2018)协议书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 北京论坛秘书处2018-06-11北京论坛(2017)会议照片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