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主旨发言:面向未来的中国大学
2018-06-28 |  |  | 点击数 

面向未来的中国大学

——林建华校长“双一流”建设国际研讨会暨北京论坛(2018)主旨发言

 

        各位同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些北大的思考。实际上我们在整个上午都在讲北大有关的思考,我想实际上今天下午不应该再由我来讲了,应该由大家来讲,但是我有那么一点具体的想法希望分享给大家。因为这里面好多想法并不是很确定,我希望下面能够和大家一起讨论。

        首先我们看看中国的变化。过去20年中国变化很大。这张图实际上是描述了北大在科学领域的文章数目增长,从几百一直接近9000这样一个数目的快速增长。下面这个图是科研经费的快速增长,也是由1、2亿元一直增加到去年的30亿。其实这并不是北大自己,各个学校都在增加,这是整个高等教育的一个变化,可以看出来我们的科研活力,我们整体的状态有了很大的改变 。

        同时我们也在努力的组建我们的队伍。这里举了几个例子。从过去20年从北大来讲,我们的学术队伍几乎更新了1/2,超过1/2的都是新人,当然也有一些过去在很多著名大学任教的一些老师,他们全职回到北大。第一个是谢晓亮教授,是哈佛大学教授,也是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医学院院士、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在7月份他全职回到北大来工作。田刚教授,原来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他已经回到中国来工作。还有我们的邓兴旺教授,曾任职耶鲁大学,是美国科学院院士。还有张东晓教授,在北大工作一段时间之后获得了美国工程院院士。还有哈佛大学的杜维明,也是在北大工作。所以有这样一批有优秀的教授开始回到中国来工作,我想这是一个也是一个蛮有意思的现象。当然中国自己也成长出了一批非常好的优秀的教授。比如说袁行霈,他是我们中文系教授,今年获得了美国的人文和科学的外籍院士。还有法语系的董强教授,获得了法兰西道德与政治科学院外籍院士。还有曹文轩,他获得了安徒生奖。还有很多北大的优秀教授。所以在北大也是成长出了一批很优秀的院士,过去10年我们有22位北大的老师当选为中国两院院士。

        我说这些数字实际上是表明我们现在的队伍状况在改善,这个改善当然有各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当然是中国的经济在增长。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对教育的投入在增加,整个高等教育的投入已经超过了1万亿,我们招生的人数也在增加。这是外部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是我们内部的,大学内部的。在过去20年我们非常注意学习世界各个学校成功的管理经验,我们在1999年、2000年的时候派了很多队伍到伯克利,到耶鲁大学,我还去接受过耶鲁大学的培训,在那待了两个星期。当时我们派了很多管理人员到世界各个学校去学习,回来以后发现各个学校都在进行深入的改革,特别是人才培养体系的调整和治理体系和资源配置体系的调整都在进行当中。这些照片是我们当时很多管理的队伍,学校的领导,到各个大学去学习的这样一些过程。

        所以我想理解过去20年中国大学整个的变化,可能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国家支持,另一方面是我们自己的改革。其实对于一个学校来讲,可能更重要的是你要建设好跨学科的这样一个平台,也就是说让这些优秀老师他在中国大学里头能够把自己的学术发展更好,有这样平台的时候就能吸引更多的优秀学者到中国大学来工作。当然过去20年我们最值得高兴的不仅是我们刚才给大家看的这些,已经成名的这些人,其实我们更高兴的是来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年轻人。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怎么样理解中国大学过去20年的这种变化。

        第二个问题我想简单的说一下中国的新的"双一流"的计划。我刚才已经提到了新的"双一流"计划其实是把过去的"985"和"211"计划两个合在一起,所以整个结构是什么呢?就是整体学校的建设是过去39所,现在到了42,有36所A,6所B,这次的"双一流"建设加强了第三方评价,用各种数据对学校做一个评价,然后决定对你的支持强度,决定对你在哪个框架中进行支持。这次的"双一流"计划特别关注整个国家的区域布局,因为中国的高等教育布局事实上不够均衡,像郑州大学、云南大学、新疆大学都进入了一流大学建设。另外还有一些特点就是更加关注人才培养,更加关注自主权,更加强调特色、强调贡献,等等。这些都是这次的特点。

        这个图就说明了所谓的中国"双一流"计划,可以看到分布还是非常不均匀的。在北京学校比较多,北京有8所学校,上海有4所学校,在很多区域其实都是空白。河南的人口是1亿。过去没有一所国家支持的大学,这次河南郑州大学进入了这个计划当中。所以中国好的大学主要分布在东部,西部还是比较空的。

        这个是"双一流"计划的一流学科在大学中的分布,北京155个,天津11个,上海55个,江苏41个,还有湖北比较多,这是区域分布。这个区域分布更不均匀,比一流大学的分布还不均匀。因为这是根据第三方评价评出来的,是实际的水准,而刚才一流大学的评定则有一定的政策导向,所以说将来中国的发展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怎么让我们的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布能够更加均匀,所以这是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了。这是我想说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国现在实施的这个"双一流"计划大概的一个情况。

        第三个问题我想说一下中国大学面临的挑战。实际上我们现在世界在变,我们现在不能停留在过去,我们今天说的知识传播方式和产生的方式都在变,及学习方式也在变,社会对人的需求也在变化。所以这是大的趋势,大学必须对这个做回应。现在中国实际问题也是很多的。我们从这个图可以看出来,现在每年出国的学生人数,到国外去读大学读研究生的学生已经到了每年60万人,有60万人在全球各地学习。并且现在有个趋势,越来越多的优秀的中学生开始选择到国外去学习。我问了一些中学的校长,有的非常顶尖的中学有接近50%的学生不参加我们国内的这些高考直接出去了,所以这是对于我们的大学对中国的大学实际上提出了一种新的要求。中国的大学我们虽然有很多不错的学校,也有很多不是太好的学校,但是不管他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教育模式基本上是一样的,都是同样的一个教育模式。在这样一个体系下,学生当然都要去挤到最好的学校里头。所以我说中国要让老百姓满意我们的高等教育是很难的事情,因为你并不能提供一种多样化供不同人群、不同兴趣的人来选择,所以提供一个多样化的教育应该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你要想真正实现我们的教育公平,真正提高我们的教育质量,我们必须想办法去走这个教育多样化、提高教育质量这样一条路。

        北大现在正在进行综合改革,这个综合改革分六个方面,除了本科和研究生的教育改革之外,我们现在人事体制基本上实行了和美国类似的体系,已经全面的实施开了。我们学术体系正在改进当中,我们遵循的一个原则就是以交叉学科为重点来推进我们的学科调整。另外治理体系改革也在进行当中。当然还有一个就是资源配制,这是一个比较核心的也是比较重要的问题。所以学校的改革基本上是沿着这个路子走的。这个我不多说了。

        我讲一下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的教育改革应该走什么样的路。从现在我个人的理解当然并不是很深,我们现在有非常成功的,也是非常特殊的教育。不同的国家通常是根据自己国家的情况选择他用那种教育方式,甚至不同学校也在选择不同的教育。中国的教育过去是在1952年开始我们是学习前苏联的教育模式,是比较专业化的这样一种教育模式。我们看一下这个坐标图,是说这个学生老师学生之间的interaction到底有多大,有这样一个指标。所以过去我们的教育是静态的、专业化的教育,这个可以理解,因为过去的教育是知识变化很慢的,所以我们教的知识体系基本上是固定的,这是过去的一种模式。对于所谓的Liberal Art这种教育模式它的专业性更小一点,所以它往这边要过来一些。专业性更小一些,但是它的师生互动比我们过去的专业教育好一些,所以我们把它定位在这个位置上。

        我们最近20年正在推行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相融合,我们在改革。所以对于北大来讲,我们现在思考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我们是继续Liberal Art这条路还是要走一条自己的路,这个是对于一个学校来说我们要做的选择。从我的个人理解来说什么样的教育是好教育?只要把学生的创造潜力能够调动起来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我们认为我们未必要去追求教育是通识教育还是专业教育,我觉得我们把两者结合起来这个方式,在横坐标的角度上是合理的,然后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应该增加老师和学生的互动,让学生在师生的创造中能够更好的学习,掌握更好的知识,在和社会互动中去学习,去学的更好。我想这是我对未来北大教育改革的一点看法。

        最后非常感谢大家到北京来到北大来参加活动,特别是参加我们上午学校120周年校庆活动。感谢大家,非常感谢大家,谢谢。

  

0
相关新闻